AV永久导航

AV永久导航

孙琳以柴胡治劳疟热从髓出,虽骨髓为肝肾所隶,而疟发于胆,胆与肝为表里,故少阳之气治,则骨髓之热已。若再加甘草,则守之太过,故大枣不可无而甘草必去之。

是清任固尝读又可书者。且大承气以水一斗煮枳朴取五升,纳大黄后尚取二升;小承气则仅水四升煮取一升二合,大黄虽与枳朴同煮,力亦不浓,何必再分先后。

肝主筋,诸筋皆属于节,桂枝亦肝药,故加桂枝以搜骨节烦疼之伏邪。 古人立名,实本此义。

此与桂枝龙骨牡蛎汤治无大异。又能明目,内容:味甘、咸,无毒。

意在求精求切,而不知其实非也。是方不知制自何人,名医方论云,治梦遗失精及与鬼交。

 既有麻黄,原可不加杏仁,因麻黄受制力微,故辅以杏仁解表间余邪。夫是故变峻为和,以麻黄四两石膏倍之,俾麻黄之技不得逞,而余邪适因之而尽。

Leave a Reply